云阔烟深

文手,改文中
有空发吧,也许
【背景是梅露可物语的图

【星星肉干-林方】Aurora 极光

【有点不科学,看着玩就好】【以下行为均为表演请勿模仿】

【ooc慎入,私设有】【其他cp估计一句话】

【五小时速成的联文产物】

方锐趴在窗边看着飞机,眼里的兴奋倒映在窗上连林敬言也能感受得到。失重感袭来,方锐却习惯极了。有人会解决的,方锐继续看着窗外,眯起了眼睛。

林敬言伸手环住了方锐的腰,帮他系好了安全带,熟悉的姿势让他愣了会神,又摇头笑了起来。他取下眼镜揉了揉眉心,又重新戴上,向窗边望去。

今天冰岛的天气很好,不冷也不热,飞机上空调的温度很是舒适,林敬言不禁眯起了眼。国家队好不容易放了个假,林敬言好不容易把方锐连哄带骗的拐出来,就往北极飞了。

顺带完成一个约定。林敬言望着云层,眼里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“欢迎参加本次‘极光之旅’,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,很荣幸能够带领大家去往北极... ...”广播声响起,温和的男声让方锐回神。飞机已经平稳了,方锐有些兴趣缺失地转头,便见到林敬言双腿交叠,手支着小桌板撑着脑袋温柔的看着他。方锐不由得一股恼意,伸手就把人的眼镜摘下来,藏在身后。

“方点心你干啥?”林敬言无奈的笑了,看着他把自己的眼镜藏在包里。

下意识伸手掐了掐方锐的脸颊,方锐扯开他的手臂,笑眯眯问了句:“怎么?林大大这都没人,干嘛还要带着眼镜?你的流氓气息盖不住的!”

林敬言下意识摸了摸鼻梁,方锐马上知道要坏事,顺从他的意愿,林敬言突然慢慢扯开了一个贱贱的笑容:“你的猥琐气息能盖的住吗?”

方锐眨了眨眼睛:“喂林敬言,我可没有像你一样掩饰!你看看我真诚的双眼。”

林敬言闻声凑了过去,瞥了瞥他发红的耳垂。低头悄悄的填了一口,无视方锐瞬间气恼的眼神,低声笑出来:“哦看到了,挺真诚的。”方锐揉了揉耳朵,暗声骂了一句:“流氓。”

林敬言扯了扯卫衣,托着头又小声说了句:“再叫一声?好久没听过了。”方锐附上去,眨眨眼问了句:“听了一晚上还不满意?”林敬言笑了笑,摇了摇头,眼神突然暗淡了几分。

方锐突然发觉自己说错了话,一把抱住了林敬言,也不理会自己到底有多腻歪。林敬言顺从的吻吻他的青紫的眼角,对他轻声说了句:“困就睡吧,一会我叫醒你。”方锐回头在人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,两眼一闭便准备与周公和九点水翻译机闲谈去了。

昨天夜里方锐失眠了,林敬言倒是睡了一会。方锐一直都对环境敏感,特别在日常的生活当中,表现为失眠。他昨天扯着林敬言讲故事,最后只剩下一声声的“流氓大大”,以及林敬言均匀的呼吸声。

世界瞬间安静下来,方锐倒是没把林敬言闹腾醒。他知道自己的毛病,他们是搭档,也是了解彼此的存在。也不是三岁小孩子了,无理取闹可是要被林大大打屁股的。他只好伸出手,画个圈圈把自己圈住了。

方锐看着天花的星空,似乎回到了那天晚上。

方锐刚转去兴欣,失眠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天天晚上睡不着,就蹲在阳台上看星星。H市的天气也不太好,星星仅有几颗在发着光和热,时隐时现相依为伴。

手机响了,方锐接起电话,对面传来的是林敬言的温润声线:“喂方锐大大?你还没睡呢?”

“没有。”闷闷回话,方锐垂下眼睑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“怎么了,紧张了?”“你别笑话我,我已经好几年没玩过气功师了,而且... ...”

“而且什么?方锐?”对方声音渐渐冷了,“你可是个职业选手!你不看看一帆那孩子?”

方锐深吸了两口气,刚想反驳,却没办法说出口。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好像轻松了一点。林敬言又问了句:“方锐大大在看啥呢?”

“诶等等老林你们新杰大大不查房吗?”方锐似乎想起了什么,莫名问了一句。

“哦?张副队今天被韩队叫过去了。”林敬言简单讲了一句,“你还没说你在干什么。”

“看星星啊~”“不是我说,H市有星星?”“比呼啸那边少点,就两颗。”

林敬言忽的轻笑:“没事,你和我嘛。”方锐马上会意并且抿了抿唇:“别说了,丢人。你不说剑与诅咒就算了,虚空双鬼都比我们要靠谱好吗?”“犯罪组合哪里不好?虚空双鬼要是可以也不会那么多年没有最佳搭档了。”“哦林大大你这样出门会被虚空粉丝打的。”“别慌,我在霸图。”

瞎扯了一些有的没得之后,林敬言爽朗笑了,悄悄问了一句:“诶方锐,看星星吗?”

“当然,我还想看极光呢!”方锐眯了眯眼,“你带我去?”

“我带你去,不过可能要退役后了。”

他做到了,方锐嗅着熟悉的洗衣粉味道,进入梦乡。

方锐被林敬言叫醒了,窗外的极光夹杂着繁星点点,绚烂的如同天堂的阶梯。方锐揉揉眼,砸吧砸吧嘴,干瘪的吐出一句:“真好看... ...跟百花缭乱的烟花似得。”

林敬言无奈的笑了笑:“什么鬼啊方点心,你语文素养呢?百花缭乱的光影可是辣眼的好吗?”

“哦林大大,你这样张佳乐会哭的。”

远方刚上岸的张佳乐打了个喷嚏,孙哲平顺手摔了他一条大毛巾。

飞机上的景象慢慢变得透明,那璀璨的星光如同海洋一般涌入机舱。方锐眼睛微微睁大了,眼里蕴满了喜悦。林敬言看着他的眼镜,倒映着满眼星辰的样子,像极了一块打磨过的黑色宝石,辽阔浩瀚的感觉让他心头一紧。

这个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孩子,终于是能倒映出满天星辰的光彩了。

林敬言心情有些复杂,回过神来时,方锐抓住了两颗星星。他把手收回,摊开手掌,两颗荧黄色的星星在他手心里躺着,是一对双星,它们的五角还在微微的随着频率涌动着。

林敬言被他吓到了,方锐也被自己吓到了。机长走了过来,一身笔挺的西装,眼神温和有理又带着点礼貌的疏离。他笑了笑,解释道:“是最新的食材,一种只产于北冰洋深海的生物,因为长得像星星,所以被人叫做星星。今天的推荐菜单是肉干,如果没有忌口我们就开始烹饪了。”两人摇摇头。

林敬言看着极光,脸上被打上一层层光晕。方锐捅捅他,问了几个问题:“是真的吗?他刚刚说了啥?”林敬言简单解释了一遍,方锐倒是有点惊讶。随口问了一句:“你知道吗?”“不知道——不过,他说有新食材品尝。”林敬言从衣袋中掏出来两张机票,指了指一个角,方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英文还没学,果然没自己不行。林敬言叹了口气摇摇头,引来方锐不满的目光。

机长很快就回来了,手里拿着两包肉干。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,方锐像好奇宝宝一样望了好几眼。肉干一包是殷红另一包的颜色接近黑色。唯一的相同点是两包肉干上都散发着点点荧光,还在互相呼应一般的闪烁。机长一人递来一包,鞠躬,然后便消失在了走廊尽头。

“我猜是猪肉和牛肉,你觉得呢?”方锐歪着脑袋问了一句,而坐在他身旁的人根本不想和他玩这个毫无意义的猜谜游戏。

林敬言瞥了一眼方锐,打开包装试了一小块。方锐一副不当回事的表情,忙跟着也撕了一块塞进了嘴。舌上的味蕾绽开,香甜似乎从咽喉中传出。让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。紧急着便是一股酸甜味,有点像话梅糖。估计是星星的味道吧?

方锐和林敬言玩起了猜眼镜在哪里的游戏,赢的人可以啃一口肉干,很可惜林敬言一次也没有赢过,结果两包肉干将近都下了方锐的肚子。玩累了,两人靠在一起闭上了眼睛,开始睡觉。极光在窗外向外远去,该返程回家了。

两颗星星在这个大大的空间里,缩在他们的心脏中一闪一闪,按照一个相互呼应的频率。站在远处的机长撩起自己的刘海,然后笑了笑,拿出了笔记本,在肉干后面小心翼翼画了个钩。

-End-